左旋锚杆

红色故事⑫丨陈洪烈士的故事

发表于: 2021-10-23 

  陈洪烈士,1906年6月生于浦江县岩头陈镇。在家乡湖山小学就学时期,陈洪就已受到新文化新思想启迪,萌生了改革社会的念头,他与同学谈及佃户终日劳动而不得温饱,财主不劳而获却生活奢侈,决心废除旧社会那种压迫剥削的制度。

  1924年春,陈洪考入宁波浙江省立第四中学读书。时任四中校长的著名人士经亨颐先生,立志于改革教育,聘请了一些思想进步、学有专长的学者到校任教,还经常邀请员和进步人士到校演讲,宣传马克思主义,揭露现实社会的弊端。这使陈洪思想受到启迪,江蘇省市場監管局公布反不正,逐步走上革命的道路。

  陈洪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积极投入爱国青年,他和同学共同举办读书会、演讲会,他与华岗(华少峰)一起筹组了学生自治会,建立了团支部,还被同学们推举为中学生代表,参加了宁波地下党领导的宁波各校学生联合会,成为中最活跃的骨干。

  五卅运动浪潮中,陈洪一方面积极参加,一方面还编写了《一只手》的短剧,描述了工人同资本家作斗争的故事。这个剧本在宁波大舞台演出后,产生广泛的影响。此后,陈洪又相继参与了和丰工潮,发动和领导了码头工人、黄包车工人、理发工人罢工并取得初步胜利。

  经过五卅运动的锻炼,陈洪于1925年8月转为中国党员。翌年6月,陈洪任地委委员兼地委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此后,他全力投入工人运动,鼓动各地工友们团结起来组织工会,并动员组织甬曹铁路工会。不到半年时间,全市先后建立了70多个工会,把全市大部分职工团结在工会周围。各行业工会经费不足,陈洪和工会搞职工运动的同志当了衣服、被褥来解决。经过大家共同努力,1926年10月21日在江北岸马拦河桥成立了宁波总工会,陈洪以地委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身份参与领导。会后,陈洪、王鲲与白沙铁路机厂擦车工熊双福一起筹建组成了宁波工人自己的武装--宁波工人纠察大队。

  市总工会成立后,积极领导各行业工会开展为提高工人工资、改善劳动条件和反对压迫的斗争。不久,军阀势力重占宁波,工会组织暂时转入地下。中共上海区委为了保护干部,通知陈洪等已露过面的党团活动分子到上海,参加恽代英主持的训练班学习。在这个训练班里,陈洪多次聆听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王若飞等的讲演,受到新的启迪。

  1927年初,陈洪受党的委派到上海吴淞继续从事工人运动,并为中共上海区委工人问题委员会委员,后当选为吴淞工会联合会主任。

  3月21日,北伐军挺进上海近郊龙华。上海80万工人为了响应北伐军胜利进军,在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的领导下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陈洪带领吴淞起义工人夺取东、西警察所,江苏省第四水警厅和宝山县警察署,全力声援闸北战斗。当时淞沪线上一列五节铁甲车不断向起义群众打枪打炮,陈洪派人在天通庵车站附近扒掉铁轨,致使这列铁甲车翻车,敌人的武器被工人纠察队缴获。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上海的无数人和革命群众遭到血腥。4月17日陈洪在工友家里被捕,判刑3个月。后因未暴露员身份而刑满出狱。

  出狱后,陈洪在淞沪线区域工作,先后担任中共无锡县委书记和京沪特委常委、组织部长等职。他积极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认真贯彻八七会议精神,发动农民秋收暴动,实行土地革命。8月29日晚,无锡安镇附近爆发了第二次农民起义,在陈洪的率领下,周家阁、和尚桥一带农民一二百人,袭击了血债累累的反动地主、无锡自卫队总头目朱枚吉的老巢--东胶山南边山脚下的上山村。此次行动扩大了革命影响,为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同年10月18日,中共京(宁)沪特委机关转移到苏州,陈洪代理书记。12月,奉江苏省委指示,京沪特委撤销,陈洪调上海工作,任沪中区委书记。

  1930年4月29日晚,陈洪在上海英租界三友煤炭公司中共沪中区委机关开会,因叛徒告密不幸被捕,关押在漕河泾监狱。1931年春转解到南京江东门外军人监狱,后又转移到宪兵司令部关押。

  陈洪身系狱中,仍关心革命斗争形势,对革命充满信心。对敌人的威逼利诱,陈洪坚贞不屈。一个军官以营救陈洪出狱为名,叫他写份悔过书,表明态度,即可出狱。陈洪断然拒绝,说:你不要枉费心机。我言明在先,你当你的官,我坐我的牢。要革命就不怕牺牲,怕牺牲就不参加革命!1931年4月29日,敌人在狱中杀害恽代英。陈洪、张阿昌(张炽)首先大呼:恽代英同志精神不死!打倒卖国贼!全监响应,声震屋宇。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国共第二次合作。经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的交涉,当局同意释放在南京监狱的陈洪等政治犯。出狱后,陈洪不顾身体虚弱,即辗转去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学习结束后,先在延安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作,翌年8月调皖南新四军军部肩负新的使命。

  1938年9月,陈洪随吴仲超率领的新四军战地服务团来到苏南延陵地区。随后在3年多时间里一直坚持江南敌后抗日斗争。1938年冬,陈洪出任中共苏南特委委员、组织部长,以丹阳、延陵一带为中心,开展工作,日夜奔波于镇江、句容、丹阳、金坛边境地区,开展抗日宣传活动,组织农抗会、青抗会、妇抗会等抗日群众团体。他带领农民减租减息,提高雇工工资,发动群众建立民主政权,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积极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由于环境恶劣和长期监狱生活的磨难,他双腿受伤,身体虚弱多病,走路不便。组织上分配给他一头小黑驴代步,可他时常让给体弱或有病的同志骑行,自己与大家一道爬山涉水,忍受劳累。

  一次,宣传队跟陈洪驻在丹阳九里桥附近的潘庄。晚上,排练庆祝元旦演出节目直到深夜,陈洪为使队员不过份疲劳,决定就地宿营。不料第二天拂晓,日军突然分兵数路包围袭击潘庄。陈洪临危不惧,亲自带领部分战士掩护宣传队向九里桥方向突围。但九里桥已被敌人封锁,10余挺机枪向宣传队猛烈扫射。陈洪不顾个人安危,冲在前面,带领宣传队员滚爬前进,沿着河埂向北突围。由于陈洪的机智勇敢和周密指挥,宣传队终于突破重围。

  1940年6月间,根据党中央的指示,陈毅率领新四军部分主力准备渡江北上,开辟苏中和苏北根据地。26日,陈毅在长江边上写信给陈洪,信中阐明了当时斗争形势,对陈洪寄予信任和希望,指出:我日内即过江,此后江南部队要你同特委诸同志,动员民众予以协助……过江后仍望联络不断,常常来信至要。陈毅的指示,使陈洪明确了斗争形势和斗争策略。此后,他和其他领导同志一起,率领江南部队投入了更艰苦的斗争。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敌、伪、顽对苏南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妄图消灭我党抗日力量。9月29日,日伪军4000余人扫荡茅山地区,合击句容东部新四军四十六团和第五保安司令部宿营地岗南村。陈洪带领一个连奋勇抗击,掩护其他部队冲出了重围。在战斗中,陈洪不幸腿部受伤被捕,押往南京。后经新四军军部联络部营救获释,于1942年秋进华中党校参加整风学习。

  1943年春,华中局、新四军军部决定选派一批干部加强浙东军政领导力量。陈洪等一行11人奉命渡海南下,来到阔别15载的浙东大地,肩负起中共四明地委书记重任。面对复杂形势,陈洪积极贯彻执行浙东区党委提出的坚持三北、开辟四明的方针。他以卖龙须笋为掩护开展活动,深入到群众之中。群众称他为大陈先生。

  2月中旬,陈洪参加了浙东区党委在姚南杜徐村召开的扩大会议,听了有关嵊东抗日自卫大队失利情况的汇报后,他由秘密交通杨世华陪同,化装成商人深入进行调查和考察。他按照区党委扩大会议精神找干部、战士谈心,稳定干部、战士的思想情绪。同时他也指出嵊东自卫大队200人枪失散的教训主要是警惕性不高,没有独立自主搞武装,与人家合作搞武装时又没有掌握主动权,使这支队伍遭受惨重损失。但他还是再三肯定了这支队伍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下能够保存党的基本力量是难能可贵的,激励战士逆流勇进,振奋精神。同志们说:陈洪到四明地区才短短几个月时间,能够把这支部队受挫失利的原委了解得清清楚楚,分析得入情入理,足见他工作深入细致!

  1943年10月,顽固派调兵遣将加紧对浙东抗日根据地进行围剿,32集团军在天台设立总指挥部,由集团军总司令李默庵统一指挥,调集2万兵力,企图消灭浙东抗日武装,顽军不顾接连发出团结抗日,冀挽危局的呼吁,悍然发动进攻。被迫进行第二次反顽自卫战争,浙东抗日根据地进入最艰苦的时期。这时,陈洪与杨思一、罗白桦、张浪、唐炎一起受命组成后方行动委员会,负责供给前方粮食和情报,动员群众,领导部队原地斗争。陈洪负责指挥后方留守部队和机关人员配合当地工作,坚持在余姚左溪乡一带活动。11月26日,陈洪率部向姚南紫龙庙(今燕窝乡)转移。当经过紫龙庙时,部队与挺四田岫山部遭遇,陈洪不幸中弹牺牲,年仅37岁。